邮史研究中的“似是而非”
2014-03-08 03:02 来源:未知
0人参与
邮史研究中的“似是而非” :  邮史研究中,常常会遇到一些非常相似的历史人物或历史活动。若望文生义不加细究,常常会闹出张冠李戴的笑话,甚至使邮史研究走入“似是而非”的误区。今撷一二例子,聊作趣谈。   此“赫德”非彼“赫德”   自从1878年海关邮政发行大龙邮票以来,大龙邮票的确切发行日期成了“中国之谜”。邮史界先后有“十二月说”、“十月说”、“八月说”和“七月说”。1988年才确定“7月24日上限说”。   周今觉等早期邮学家起初也是持“十二月说”的。他们受了绵加义《华邮纪要(1878-1905)》的影响――绵加义说:“……邮政事务初属于海关税务处之一部,赫德氏实组织又领导之。发行邮票之最早记录可查者,在本地新闻纸上有下列通告之一则:   海关通告 冬令邮递   邮票及邮资单可向海关邮政处购取。                                   J?H赫德1878年12月16日上海”。   短短几句话,两处出现“赫德”。而总税务司赫德则是一手创办海关邮政的;人们未加深究,便以为这则《海关通告》是总税务司赫德亲自签署的。如此一来,就具有毋庸置疑的权威性。这是当时唯一可见到的“白纸黑字”之据。于是,周今觉及一些研家都以“1878年12月16日”为大龙邮票发行首日。后来陆续发现大龙邮票早期实寄封和盖销剪片,才有其他几种说法。   然而,人们却忽略了一个史实:1878年12月,赫德正远在欧洲出席万国博览会和度假,根本不在上海;况且,作为海关总税务司,他也不会为上海海关邮政处亲自签署一项公告。   及至1948年5月,邮学家陈志川在《新光邮票杂志》发表了《我所见闻之海关大龙信封》。文中说:“关于历载各邮刊之拙著,有关大龙票发行日期之讨论。暨《邮乘》周今觉氏《华邮图鉴》中所记,上海海关1878年12月16赫德所签署之发售邮票通告一则。此赫德英文原名为J?H?Hart为上海海关办事处之邮务长,与兼理邮政事宜之北京海关总税务司之赫德爵士,英文原名为Sir Robert Hart,迥然为两人,其职杈亦相差悬殊。而拙著暨各刊所载每混而为一,实大谬也!”陈志川自责其非。   把两个“赫德”混而为一致使邮史探讨走了长长的一段弯路,这“大谬”可谓“小疏忽,大教训”矣!这种“大谬”今天会不会重现?   两个“葛雷森”   研究中国商埠邮史,必然会遇到一个“大名鼎鼎”的葛雷森。1988年版《中国邮驿与邮政》一书中说:“翻开1894年7月7日的上海《字林西报》,人们的眼光会被一则通告所吸引:   ‘我,葛雷森,从本月一日起,我委派我自己充当芜湖本地邮局局长,此告。                                        1894年7月4日芜湖’。   葛雷森,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从此在中国的舞台上演出了一幕丑剧,虽然从1895年1月起就有人公开揭露他的骗局,但大言不惭的葛雷森‘局长’还是满载而归……。”   类似的记述,还见诸于《中国邮票史》等权威性史著。   早在1941年4月,陈复祥在《新光》发表其《中国商埠邮票史》中,就提及这个“葛雷森”。文中说:“芜湖乃随汉口后第六商埠,仿上海工部局之例,而自办邮政者。创办人为一英人,名‘轧芏格荪’Gregson,因观于各处商埠邮政之营业日进,收入丰厚,乃以为有机可乘,召集当地侨民数人,创办商埠邮局,自任为局长。虽被上海工部局承认,与其他商埠邮局同例对待,然究因动机不纯,宗旨不正,致初次邮票发行后,即受各方猛烈攻击,且为众矢之的,名利两失。且一切商埠票之不正当行为,俱诿过于此君,诚可叹也。”陈复祥把“葛雷森”的来龙去脉介绍得一清二楚。   以上史述,皆没有把这个“葛雷森”与赫德扯上任何关系,此二人根本全不搭界!   然而,在2001年春,有一位研者在几种邮刊发表同一内容的文章,抖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说法:“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凭借武力打开了清廷的大门。它不仅被割地、赔款,而且象征国家主权的海关及邮政被他国人把持,甚至连邮政(局)也被起了一个十足洋化的名字‘拨驷达’。英国人赫德自同治二年(1863年)继任总税务司后,网罗了家乡的鹰犬们在海关、邮政登堂入室。一般来说,他们的官职是赫德(直接或间接)委任的。但是,另一些竞狂妄到自命自封的地步……。”接下来,便是芜湖那个“葛雷森”(此文写作“格雷森”)的那个《公告》。这一来,“葛雷森”便成了赫德“网罗了家乡的鹰犬们”中的一个!这是没有史实根据的误导。邮史研究岂能信口开河!   首先,是论证对象在性质上的混淆。赫德“网罗了家乡的鹰犬们在海关,邮政登堂入室”,赫德把持下的海关和邮政是具有国家性质的;而葛雷森自己搞的“邮局”,充其量是商埠之间的洋人函件递送罢了;何况,葛雷森迷于滥印邮票敛钱,二者根本不可相提并论。其次,葛雷森也划入赫德“家乡的鹰犬”,这个“家乡”是指英国,还是指赫德的故乡――北爱尔兰阿尔马郡?如此空泛的“批判”,有何作用?   再说,赫德被清廷委以重任,他也不能“―人坐大”――侵华帝国主义列强能让“英人赫德”一个人说了算吗?稍有历史常识的朋友都知识,19世纪侵华的何止“八国联军”!赫德不可能只在“家乡网罗鹰犬们”。他在中国海关招募了20多个国家的人材,按帝国主义侵华实力强弱的比例去安排。一位日本人当时评论说:“中国海关系集合多数风俗习惯不同的国民组织而成,殆一国际官厅也。故关员之转任及更易,均属至难之事。调协各国人之分配及关务之便利进行,此则总税务司煞费苦心之职务也”。   若是尊重历史事实,看一看当时海关邮政及后来清代国家邮政的“客卿”,都不是清一色是赫德“家乡的鹰犬们”――德璀琳(德国)、葛显礼(英国)、雷乐石(法国)、杜德维(美国)、马士(美国)、康发达(德国)、夏德(德国)、侯立威(美国)、帛黎(法国)……。这些都是在海关及海关邮政担任要职的官员。然而,他们却不是都来自赫德的“家乡”!邮史研究必须实事求是、尊重历史。用“非我族类,必怀异心”作为界线去研究,这和“与时俱进”是背道而驰的。   真正与赫德攀上点“老乡”关系的“葛雷森”倒也有一个,是否“鹰犬类”?在此不妄下判断。《中国海关密档(1874-1877)》中有一个注释:“葛雷森(W?H?Glayson),1870年1月进中国海关海班。1872年任海关缉私用大巡船‘飞虎’号管驾官。1877-1878年任粤海关副税务司,1879年春回国度假。1880年率中国海关在英国购买的四艘炮舰回到中国。李鸿章委派他在天津船政学堂训练驾驶员。1887年又回到海关,任委办缉私船税务司,1889年在中国病死。”   善哉,这一位1889年客死中国的葛雷森,并非1894年在芜湖为非作歹的那一个“葛雷森”。他们也许都会被某些人划为赫德“家乡的鹰犬们”,然而,谁是真正“被网罗”者?天晓得!

(未知)

本文来源:未知 作者:vip藏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古玩
古钱币
纸币
邮票
金银币
连体钞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