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情于文 藏史于心
2014-03-08 03:02 来源:未知
0人参与
藏情于文 藏史于心 :   邮政报刊中的试刊号、创刊号、更名号、复刊号、终刊号??????以其“独特”的身世、魅力,鲜明地凸现集邮活动,邮票市场历史进程中兴衰、变革、曲折发展的真情实貌,成为记录邮刊发行史不可或缺的见证。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这类邮刊逐渐引起文献集邮者和集报者的关注并纳入收藏对象。   试刊号――报刊正式发行前,编者跃跃“一试”或“多试”的产物。所谓“一试”即只出一期试刊号,如2000年11月1日李国庆主编的《月坛邮刊》;所谓“多试”即出版多期,如甘肃省委宣传部王新中主编的《飞天邮刊》,从2000年1月28日出版“试刊第一号”到7月16日出版的“试刊第六号”。   试刊号的封面或内页多刊有“试刊号”、“试刊”等字样,编排上,有的只刊出版日期,有的则纳入总期号序列。《中国集邮报》的两期试刊号分别注明“试刊第一期”、“试刊第二期”,直到1992年7月1日的创刊号上才出现“总第一期”。“月坛邮刊”试刊号的目录页则注明“总第一期”,随后出版的创刊号排为“总第二期”,这种编序有别于官刊,优点是方便人们收集而不致遗漏。举一反三,及时了解各种带“号”邮刊的发行信息和持证,对收藏无疑非常必要。   创刊号――编者精雕细刻,通过短小精悍、言简意明的“创刊词”或“发刊词”将刊物的办刊宗旨、风格、特色告诉读者,同时配发集邮界人士的题词、贺词为刊物增添魅力,扩大影响,是大多数官刊共有的特征。而民刊受人力、经费、印刷、稿源诸多因素的制约,多为16开8页的售品目录,侧重邮市投资。雅俗共赏,将邮识与投资溶为一体的刊物较为少见。2001年6月10日浙江童建平主编的16开48页,四封彩印杂志型双月刊《邮潮》创刊号问世,它的前身是《邮市行情快报》(1997年2月)和《钱江邮潮》(1999年4月)。令人遗憾的是,《邮潮》问世后至今不见下文,创刊号竟成“终刊”!民办邮刊的波折艰辛于此可见一斑。   复刊号――所谓复刊号是指由于种种原因被迫停刊一段时间后,又出版发行的那一期刊物。对邮报邮刊而言,一旦停刊后又复刊的较为少见,所以,《集邮》杂志的“两停两复”就格外引人注目。1960年受国际斗争形势和国内“反右倾”运动影响,《集邮》在当年8月“奉命停刊”,“接受审查”,直到1961年7月才得复刊。第二次停刊在1966年8月,编者在拖后发行的第6期“致读者”中说:“现因全力参加文化大革命运动,经上级批准,《集邮》月刊从今年第7期起暂时停刊”。这一停就是14年,直到1980年1月才复刊。   更名号――随着报刊内容的不断扩展和办刊风格的日趋成熟,刊物的更名号便应运而生。   创刊于1984年3月3日的《邮政指南报》,其前身《邮政业务指南》只是北京邮局邮政业务处编印的一份业务宣传材料,放在柜台上向用户散发,到1991年4月25日,这份内部赠阅的业务宣传品改名为公开发行的《邮政指南报》。当年,日本《切手》杂志不仅报道了报纸改名的消息,还转载了该报上发表的数条消息。台湾一家邮报将该报前后两个报头排在一起同时刊出。   1995年12月29日,《邮政指南报》刊出一期“更名纪念号”,编辑部在《同行十年友朋多》文中写道:“《邮政指南报》已经掀过最后一页,明年更名为《邮政周报》”。于是,1996年1月4日发行的《邮政周报》改刊号与读者见面。一张报纸使用三个名字,还能以崭新的面貌,辛勤的工作回报读者的厚爱,这在当今邮坛和报刊发行史上是不多见的。   终刊号――所谓“终刊”有两层含义,一是指刊物发行过程中突然中止,不再出版发行的邮刊,其最后一期便是事实上的“终刊号”。如前面列举的《邮潮》。另一种情况则是刊名中止使用,但刊物改名后还继续出版发行,如前所述的《邮政指南报》,编者在“更名纪念号”中说:“当岁末的钟声响起的时候,《邮政指南报》这个名字将告别读者,永远地留在1995。”   由于极少有报刊标注“终刊号”字样,无形中给收集带来一定的难度,但只要处处留心,注意报刊出版发行的信息,仍然能搜寻到自己所需的藏品。   收藏是一种文化含量较高的怡情益智活动,而文化积淀深厚,邮史烙印清晰,时代气息鲜明,寓有藏情于文,藏史于心底蕴的带“号”的集邮报刊,随着人们对认知能力的增强和研究的深入,其价值愈来愈受到人们的重视。1996年之前,《中国集邮报》的两期试刊号花10元钱就能买到手,三年后的1999年便涨到80元,如今的价格又翻了三倍以上,令人刮目相看。   邮品行情低迷,带“号”邮刊的价格上扬,这一鲜明反差映衬出邮人对邮识的渴求,以及带“号”邮刊的魅力所在。

(未知)

本文来源:未知 作者:vip藏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古玩
古钱币
纸币
邮票
金银币
连体钞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