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麓山记
2014-03-08 03:02 来源:未知
0人参与
岳麓山记 :   “五一”前夕,我去长沙拜访了多年挚友,著名集邮家、《甲子邮刊》主编黎泽重先生。   我同黎老交往始于1988年。那时,邮学大师张包子俊先生赴长沙访问《甲子邮刊》,在他由长沙寄给我的信封后面,黎老顺便写了几句“敬请指教”的客气话,由此引发对《甲子邮刊》这份小报的垂青。可以说,是张包大师促成了我与黎老的一段邮缘。而如今,张包老早已作古,想来不胜唏嘘!   本打算“五一”期间去长沙的,可黎老4月11日来信告知五一期间很忙,亲友也有不少赴长沙去看望,我决定错开这个时间。4月20日电话确定22日星期五赴湘,黎老愉快地答应了,但告知自己的腿行走不便,不能去火车站接,只能另派他人。在电话中,并告知我下火车时的线路。4月21日下午,我再次打去电话,告诉了我坐南昌??北京西的T147次火车去湘的准确时间,黎老在电话中告知接站人的特征和外表。   我既兴奋又很激动,想想很快就可拜会长沙的邮友们,好久没有出去了,心潮自是起伏。不久前写的“湖南民居杂谈”一文披露了我对湖南的风土人情所特殊的眷念之情,此文是作为“民居普票丛话”系列谈之十,已发表在今年第2期《邮市月谈》。湖南我曾去过两次,一次邵阳,一次株洲,长沙只在火车上擦身而过,而未驻足,这次只身赴湘,难免不心情澎湃。   2005年4月22日 星期五:早饭在家吃过后,从从容容乘依维柯去南昌,90分钟刚过就已出现在南昌英雄城了。下午打的去小姨子上班的证券公司拿火车票,因为事先叫她买好车票告知时间,以免到时忙无法购到座位。   上午11:48分列车准时从南昌站开出。我知道去长沙列车将会在丰城、樟树、新余、宜春、萍乡、株洲几个站点停靠,因为是一个人,出行前已做好在火车上看书的准备,随身带有最新一期《集邮博览》和《天津集邮》二本杂志。   火车随着每到一个站点的停靠,心想离长沙就近了一些,真想快点到。我的位置是靠窗的95号,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非洲老外,他也是一个人,只“哈?”了一声示意,加之我资质愚纯,英语不够等级,无法同他交谈,但他还是很友好地翻看了一下我所带的二份杂志。   车到株洲,外面倾盆大雨。爱人发来手机短信:家里“水灾泛滥”,询问我湖南是否依然?我回复:赣湘近邻,大雨不停,车到株洲,不虚此行。   按正常时刻,到达长沙本是晚上18:40,可列车不知为何晚点,直到17:10才到达目的地。长沙是个大站,上下的人较多,对面的老外同我一样也在收拾行李,做着下车前的准备,我俩莞尔一笑,“拜拜”算是最好的晚餐!   随着人流的涌动,我移动着忐忑不安、兴奋莫名的步伐。我感叹世界真奇妙,早上还在家,晚上就在长沙,世界前进的步伐无法阻挡。人生匆匆如过客,一生一世如烟花,想像当年同黎泽重先生通信时年纪尚是毛头小伙,而今就已步入中年之行列,怎不令人感慨万千呢?   出到站台,仰头长望,一个熟悉洒脱的“长沙”两字耸立在长沙站上,我想,在这片人杰地灵的土地上,毛泽东的书法艺术必会演绎得淋漓尽致!按着黎老的指点,直行50米,看到“立珊专线”公交车直接上车,尔后约莫30分钟后在艺校下车,但站名是“左家垅”。   “艺校”肯定就是《甲子邮刊》的发源地“长沙河西湖南省艺术学校”。这时,手机提示有信息未浏览,翻看,原来是中国移动的服务,屏幕上显示:尊敬的上饶用户,湖南移动通信公司热忱欢迎您来到美丽的星城长沙,祝您工作顺利,身体健康!这样的信息看起来让人舒服、受用,虽然是一条再平常不过的短信,但却突显中国移动对广大客户的一片真诚的祝福,来到异乡的我,心里暖融融的。原来,长沙还有“星城”之美誉。“星城”不由让我想起“造星工厂”湖南卫视,湖南卫视在家是常看节目,尤其喜欢看“芙蓉王背后故事”和“音乐不断歌友会”等节目,电视台一帮的明星诸如舒高、李湘、曹颖、张丹丹、何炅、汪涵等早已深入脑海之记忆。湖南卫视的节目可说在同行业中收视率是仅次于央视的,这也说明湖湘大地的人文文化是相当深厚的。   听到广播“左家垅”站名到了,赶紧下车,一位年青戴着眼镜的小伙手拿一本《甲子邮刊》正站在风雨之中的站台,这不就是黎老派来的联络员吗。不容多说,对过“暗号”,这位尚念大二的兰兵小友把我左转右拐地带往湘江之滨岳麓山下的黎老公富。   神交已久、通信不断的黎泽重先生开门,手中柱着一根拐枚迎我进屋,欢迎我的到来。这位在海峡两岸久负盛名的集邮前辈寄给我的照片中略显苍老,或许是受去年腿疾的折磨,或许是《甲子邮刊》的拖累,但其豪爽开朗的性格却一点未变。   晚上小宴,匆忙一观,里里外外,三室二厅的房子全被封片书刊所侵占,桌子上和沙发上是尚待处理的邮友信件。新出版的4月份《甲子邮刊》,黎老提前叫人送来十本样本给我,厚厚180页该承载着多少份量呵! 2005年4月23日 星期六:早上起床,黎老告诉我昨晚他打了集邮界几位邮人的电话,说今天中午到邮市上一聚,邮人全是我熟知的人物,生肖集邮会的副会长任连荣先生也会到场。   九时刚过,黎老柱着拐杖陪我去湖南省集邮市场转悠。尚有腿疾的黎老步履维艰,我的心却是沉重的。七十高㱓的集邮前辈能陪一位年龄相差四十人的,其情实在可感!公交车缓慢前行,车过湘江,这不就是毛泽东笔下的“橘子洲头”吗?可车一晃而过,黎老也一路指点。   邮市就坐落在烈士公园附近,或许是受京沪邮市行情所致,邮市出摊率颇低,三楼更是由于装潢,显得冷冷静静。走马观花,大都经营打折票、年票或磁卡,集邮文献却是一家也无,我在一家柜台上选购了二枚“普23东北民居”北京邮司的空白首日封,每只伍角,却也便宜,但不知对我“传统”的爱好有多大用处,或许以后能派上用场的。   将近十点,诗人王炳志首先来到,王老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诗人,发表诗作数百首,1993年由漓江出版社出版其个人诗作《生命的长卷》。在集邮界,也并不陌生,他在《当代集邮》、《甲子邮刊》、《邮缘》等集邮刊物上发表的诗作,为集邮者所津津乐道。第二位映入我眼帘的是生肖票专家任连荣先生了,他正忙着一邮商处选购十二生肖磁卡,我没有急着和他打招呼。随后湖南《生肖集邮报》主编杨尚仁先生、湖南省集邮协会理事、收藏家邓仲林先生均一一来到。黎老提议去附近的“中欧海鲜世界”座谈。   席间,任老拿出照像机,一一照像留念。首先任老赠我其著作《生肖邮坛》,厚厚的书拿在手中,心也是沉甸甸的。我无以为赠,著作尚待出版,只能以一薄薄的名片表达我深深的谢意!   杨老尚仁先生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长沙集邮》、《湖南经济报》、《阳光》等报,合在一大信封内,并恭正地题签“敬请著名自由撰稿人方立武青年朋友留念,你的新朋友杨尚仁”,令我受宠若惊。随后邓老仲林先生也相赠《庆阳集邮》等报刊,并均合影留念。这真是:鸟语花香醉,湘赣邮友情。   闪动的快门记录下我此次赴湘会友的足迹,在长沙能一下结识这么多集邮前辈,自是受益终生。这些湖南的集邮前辈我虽然早就认识,但均是第一次相见。“邮人相见,分外高兴”这一点都不假。因为集邮界通信的多,见面的少,有的甚至通信数十年的老友而未得会晤,这种境况集邮界并不鲜见。似我与张包大师、钟韵玉先生等通信已逾十年。但在他俩生前却总无机会相见,实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席间,杨尚仁老师拿出带来的明信片一一签名留念,并即席赋诗一首相赠:方寸邮票飞天下,立志写作当专家。武文才艺誉湘赣,好友结缘聚长沙。坐不多时,陈定航先生也来了,让我很高兴。他听黎老说今天与我聚会,特地赶来。陈老先生现已定居在香港,这次回长沙与其相见实是有缘。他的名字在《甲子邮刊》上读者早已很熟了。他随后赠我邮品,并同我合影,因有事先走,我同他夫人杨仲慰先生一起搀扶他上车,这一幕幕,便我久久难以忘怀!邮友啊,这一次相见,真不知要待到何年何月才能重又相逢!“相逢是首歌,相聚是一首诗”,我真想同照片一样永远定格在那一瞬间!   2005年4月24日 星期日:黎老的居室就在岳麓山下,前面一个小池塘,风景尤佳。上午心头痒痒,意欲上山登峰去饱览长沙秀色。因黎老腿脚不便不能陪同,听从他夫妇安排,只身从侧门上山。拿着黎老画的线路图,从侧峰上坡,却少有人见。一般观看景点,从正门逐级而上,慢慢体味,颇为惬意,我却是反而行之,从上看到下,却也心旷神怡。   从侧峰上得坡来,约莫半小时,到得岭上,首先是“尤景苑”,可示意图上未见记载,不知其景其来历如何,但也只囫囵一观,怕多耽搁。岭上峰回路转,全是水泥路面,较之不走正道的我不知有多舒坦。按照图上指点,首先寻得“肖劲光大将之墓”,一座毫不起眼的肖劲光半身塑像静静地注视着岳麓山下的湘江之滨,那峥嵘光辉的岁月不再,可又有多少人来此凭吊呢?   我顺路缓缓下行,来到“古麓山寺”,寺门前挂着“湖南省佛教协会”和“湖南佛学院”二块牌子,我很喜欢这样的景致,显然寺内不值一提,但我还是在门前的电脑摄像处留下了这一“佛教”的记载。   出得寺门,一块突兀的墓碑出现在眼前,我仔细看是何人之墓,走得近前,原来是蒋翊武先生之墓。这名字既陌生又熟悉,墓前一块碑文记录下主人的生平,这是省级保护之地,作为一个民主革命者孤零零地在此长眠,真有万千感慨。我在蒋先生的墓前默哀,并向这位民主革命者致以深深的鞠躬!   按图索骥,觅得白鹤泉,泉水潺潺,清澈诱人。太凡岳麓山脚下的子民都饮此山泉,越到山下,水声渐大,遁声而去,“爱晚亭”之侧已现眼前。由此及彼,想到杜甫的诗句:停车坐看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好一幅极人的景致,待到正门前,苍劲狂舞,大气磅礴的毛体书法赫然在目。或许是沾名人之光,仰或是当时确是那样的景致,“爱晚亭”多少还是有迷人的色彩的。由于此亭属四大名亭,又上过邮票和邮资片,我也只好在此存照,以作永恒的记忆。下得山来,已是响午,本拟再去观瞻岳麓书院和清水塘,可脚不听使唤,只在门前徘徊一阵子,也没有留影“极限”,好在邮票是给人看的。   按照行程,因明早就要打道回府。下午黎老安排前去接站的兰兵陪我去天心阁、步行街。天心阁范围不大,但我很欣赏这样的城墙垛口,想像数百年前仰或数千年前卫士守卫古老的文明,这一切只能留在时空的记忆之中了。   匆匆浏览,乘车前往解放西路,去长沙市“书香万卷”图书城淘书。按我与往的习惯,只要出门在外,邮市的书店是必去之处。大凡书店有这样一个通病,要想找一本集邮方面的书籍真好比大海捞针,因为这样的专业书籍读者面有限,而受众不广自然经济利益就较为薄弱,长此以往,集邮何以强国?   近两个小时的寻寻觅觅,在二楼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唯一一本《中国邮票大图典》,书已呈黄色,想必摆了许久,但内页却还是崭新的,因该图典早已过时,已不适用。倒又是在一楼找到所需的一部文学传记,才总算没有白跑。   随后去黄兴中路步行街走马观花,其实各地商业店铺皆大同小异,无什看头,无非在这能深深感受到湖湘文化,唯一所吸引到我的是耸立在步行街口的黄兴塑像,可惜未带照像机,留下些许的遗憾。   在步行街转悠了一阵子,又乘车去湘江之滨,去寻找橘子洲当年的意境。当我站在湘江之滨,橘子洲头呈现在眼前。毛泽东一九二五年在此所作的《沁园春?长沙》我至今记得: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好一个《沁园春?长沙》,而今我也独立在湘江之滨,看橘子洲头,但却已少了当年诗中的意境,令我惆怅。虽没有看到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那种美景,也没有百舸争流,鹰击长空的那种豪迈。一个世纪转眼即逝,与时俱进的二十一世纪怎能以现今的眼光去揣度呢?   2005年4月25日 星期一:早上4:40起床漱洗,敲开黎老房门,实在不愿打扰,但又不能不辞而别。黎老在朦朦睡意中被我惊醒,一瘸一拐的叮嘱我出门小心,互道珍重之后,打的直赶长沙站。   车票是昨日买好的T145次北京-南昌的,早上5:50从长沙驶出,提着沉甸甸的一密码箱书籍邮刊,心想,这虽只是一个数量,而更重的是带去长沙集邮界邮友的心,这份量自是无法用数量来衡量的。在这里,我只能遥祝我们彼此的友谊天长地久,邮谊长存,并期待着下次能在江西再见这些邮友们!   5:40开始检票,我仍然穿着来时的T恤衫和灰色长裤。世界之大,在茫茫人海人群中只是很快地消失远航;世界之小,在潮起潮落的航行中把你一次又一次推向浪尖,这次长沙之行再次感受了生命的意义。真巧,想都想不到,前文提到的那个非洲老外竟又坐在我的对面,这次,他主动跟我打招呼。他仍然是一个人,依然是那样的穿着打扮,彼此的默契一下升华。通过他依呀学语的中国话得知他是几内亚人,上次从南昌来长沙会友,下月回国。我真感叹世界万物的造化。   在车上,想起黎老对我说的话:江西和湖南作为近邻,理应互相往来,但奇怪的是,现在集邮界有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活动交流各自为政,甚至互相攻讦,这种不和谐的音符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有所改观!你这次到湖南来,意义非常重大,但愿您能促成江西集邮界朋友来湖南访问。黎老的话语重心长,令人深思。当今集邮界文化空前繁荣,但应如何构建和谐新社会,这是所有集邮界朋友理应深思的话题。

(未知)

本文来源:未知 作者:vip藏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古玩
古钱币
纸币
邮票
金银币
连体钞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