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瓷证史清化镇
2014-03-08 03:02 来源:未知
0人参与
以瓷证史清化镇 :   博爱古称清化,至今仍有许多人把博爱县城称做清化。一个地名改了近100年仍不被人们忘却,让人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传统文化的生命力是很强的,人们会时断时续地怀念它、研究它,发现它的价值。古代文化艺术品收藏者正是这样一群人,作为其中的一分子,陈北朝对古陶瓷的研究几近痴迷。近日,记者了解到了他研究、酝酿两年之久的清化镇以瓷证史的故事。 2003年7月,一个偶然得来的消息令陈北朝兴奋异常:博爱县老城中心基建工地挖出了不少古瓷片。他到了基建工地才知道,工程当年年初已开工,此刻部分地方已开始回填。望着满地的瓷片,陈北朝惊呆了。他告诉记者,清化镇北依太行山,越太行山而入晋东南。晋东南自秦赵长平大战之后,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南面的怀庆平原既是古老黄河泛滥的地方,又是黄河水冲积的平原,清化镇可谓受益多多。从五代起,沿南太行一线骤然兴起的以当阳峪为核心的陶瓷生产便是其受益的例证之一。如此有研究价值的陶瓷却未能得到应有的保护,陈北朝心痛不已。接下来的近两个月里,陈北朝几乎天天待在工地,甚至大雨天也在寻觅那些凝聚着古人智慧的瓷片。接下来的整理、归类工作,事实上是陈北朝在与古人对话、与古瓷片对话。这种心灵上的对话使他兴奋不已,甚至手舞足蹈,有时又倍感沉重和压抑。 陈北朝告诉记者,这些瓷片从五代起至清朝雍正以前,历代生产不断。属五代至北宋早期的品种有唐三彩类、白瓷点绿彩类,但数量较少。属北宋中期至金元时期的瓷器类有白瓷、白底黑花、白底褐花、白底铁锈花、红绿彩绘、酱釉、黑釉、蒋斑、褐釉、茶叶末釉、钧瓷类、宋官窑类;陶器类的有宋三彩刻花、孔雀蓝釉、孔雀蓝绞粉、褐黄绞粉等。属明朝至清朝早期的有龙泉瓷类、景德镇青花瓷类、德化窑青花瓷类、青花釉里红等,其中以明朝的青花瓷数量最多,品种最全,瓷质、青花发色、画工最优秀。从器物品种看,以民间用的碗、盘、瓶、罐、盒、壶、枕、杯等为主,兼有一些冥器、儿童玩具及佛事用品,附着物有宋、金、元时期的一些窑具、制瓷工具,制瓷业的附带产品料质(玻璃)头簪也有大量出土。从现有宋、金、元陶瓷标本看,以离清化镇不远的柏山、月山、王封、当阳峪等窑的陶瓷产品为主,该工地窑址(古称青化窑)生产为附带。他还见到两个直径约70厘米、上面雕刻着莲花的唐代青石柱础,可知该工地所处位置应为唐代某大型建筑所在地(有人说是衙门)。 依据这些陶瓷标本,陈北朝作出了如下推论。 一、该工地2米以下为五代至元朝地层,这个地层出土的陶瓷标本让我们得出了如下结论:最初此处为柏山、月山与当阳峪等窑陶瓷产品的销售点,大约到北宋后期以后,成为边销售边小规模烧窑的生产基地。而烧窑的目的主要是对以上诸窑的部分产品进行深加工(如红绿彩瓷中加彩工序的完成),同时生产宋、金时期使用的料质头簪。到了元代末期至明朝早期,南方景德镇生产的青花瓷和龙泉瓷大量进入北方,取代了本地生产的粗糙的陶瓷,使这个地方成为一个民用陶瓷的批发集散地,大量明朝以后的青花瓷片可证实这一点。到清朝雍正以后,这个陶瓷集散地因某种原因消失了。 二、作为陶瓷集散地,这些商品都销往何处呢?这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以陈北朝的推断,它们主要销往晋东南地区。因为晋南地区是从黄河古渡口三门峡进入,再由晋南北上至太原、大同,而晋东南只能由清化镇进入。这里距沁河、黄河较近,且离太行山最近,南方用船只运来的陶瓷及其他商品可直达太行山脚下的清化镇,清化镇东西方向几十公里内以及更远的古城镇都不具备该条件。 三、元代以后,这里成了南方陶瓷进入晋东南的转运地,附带的商品有南方的茶叶、红绸等。同时,这里也是晋商们南来北往的聚集地,但这是清朝以前的事。因为晋商的真正崛起是在清朝中期以后,而晋商又喜欢在他们经商的主要城镇建立会馆,可清化镇却没有建。由此可以证明,当晋商真正崛起时,清化镇已失去了往日的繁荣。 四、清化镇在清朝早期(很有可能是雍正、乾隆时期)曾被一场洪水淹没过,可能是沁河,也可能是丹河的特大山洪。因为在该工地,陈北朝发现最上层有一层鹅卵石,从这些鹅卵石的质地判断,它们来自太行山中。所以,洪水极有可能是沁河与丹河共同作用的结果。鹅卵石以下是土层,土层以下才有瓷片标本,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此地被洪水袭击过的推论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个民族能生存数千年而不衰亡,靠的是什么呢?是它的文化,是由文化形成的凝聚力,而中华民族的生命力就在于古老文化的深厚根基,作为文化传承载体的古代艺术品和古代先民的遗存物的价值也正在于此。一个民族的发展壮大离不开思想的灵魂,这个灵魂就是漫长历史所形成的文化结晶,古代陶瓷与陶瓷文化就是历史载体的一个组成部分。 清化镇很小,清化镇中的那个老城区改造工地更小,然而让人钦佩的是一位瓷片收藏者却总想着把瓷片的文章往大处做。虽然明知不容易,但陈北朝认为做了总比不做好。 今年夏初,陈北朝又去了那个工地。走在崭新的建筑群中,他似乎听到了地下瓷片的呻吟声。他感慨地告诉记者,50年、100年,甚至更长,当这些新建筑也成为老城区被改造时,不知道会不会再有一个古瓷片收藏者把地下那些有幸再次冲出土层的古瓷片一一拣回家,用无数个夜晚去解读它们,和它们对话,然后写一篇《以瓷证史清化镇――谨以此文悼念远去的一位古瓷片收藏者并与之商榷》,作为此文的最佳补充与诠释。                                                                      作者:王言 韩丽差

(未知)

本文来源:未知 作者:vip藏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古玩
古钱币
纸币
邮票
金银币
连体钞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