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钟“文献类”
2014-03-08 03:02 来源:未知
0人参与
情有独钟“文献类” :  当今华夏邮坛,有这么一拨人,情有独钟“文献类”。倘说“爬格子”,不那么贴切,因为他们“妙手著文章”,与储藏邮票一般,多是一种特别的“休闲”、理智的“玩”,不以为苦,反以为快。有人说,这不是集邮,是“耍笔杆”;也有人说:真功夫在于编邮集(言下之意:写邮友,不算功夫)。其实,这是一种片面。繁荣集邮文化,推进集邮事业,这是一种片面。繁荣集邮文化,推进集邮事业,这拨人躬耕不掇,意气风发。作为邮坛一翼,功不可没。   一个简单的事实:“集邮文献”早已列为FIP和ACPF集邮展览之类别,登堂入室。而在中国’99世界邮展中,我国送展的“集邮文献”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前所未有,堪称展场一景,同样繁花如簇,为国争光。《中国集邮大辞典》、《中国集邮史》、《中国解放区邮票史》,凝聚了诸多“笔杆子”的才识和奉献;数十本个人研究专著和书籍,透视出中国邮坛的欣欣向荣。   当代集邮,早已从少数人自发的收藏行为转化为一种群众性、社会化的文化活动。集邮以交流为乐趣、以研究为先导、以书刊的繁荣为标志,体现出它的文化色彩。《FIP集邮文献评审专用规则实施要点》中强调:集邮文献类展品“大多凝聚着作者本人毕生的心血和研究成果。因此,必须看到集邮文献类展览,首先应当是对集邮文献这一科学的鼓励和促进,其次才是竞赛争获奖牌”。也许正因为有“首先”与“其次”之分,在“单纯获奖”观念者看来,集邮文献似乎没有以竞赛为主的邮集那么光耀夺目。其实,邮集与文献,同为展品,相辅相成,辉煌共创。所不同的是,使用的工具有区别:编组邮集时用镊子,制作“文献”时用的是笔头子。   当然,一手编邮集、一手著文章的“通才”也有。本届“世展”的参展者中,李曙光、林衡夫等人便是。其他诸多邮集送展者中,也不乏撰写邮市的高手。因为编邮集与写文章都需要创造性和奇思妙想,尤其是擅组专题类邮集者,很难想象,他没有构思和文采。至于尚未编组过邮集的邮文作者,倘若拥有相应的邮品和时间,下点功夫编组邮集,尤其是专题类和开放类邮集,恐怕就如毛泽东所言:“入门并不难,深造也是可以办得到的”。当然,人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有所不为方能有民为,各擅其长,各取所需罢了。假使面面俱到,贪大求全,反倒难成气候。因为对于大多数集邮爱好者而言,集邮者毕竟是“副业”,各自还有其“业主”有待致力和成就。谓予不信,环顾四周。   未知兴冲冲赴京观赏世界邮展者有未留神,那些天,在北京城区文化馆,举办了一个“民办”性质的“全国集邮文章展览”。以武汉的一帮热心人领衔承办,汇集展示全国各地邮文作者自发送展的作品。其时,文人荟萃,相见恨晚,倒也其乐融融。兴头旺旺。它再次证明:总有那么一拨子人――情有独钟“文献类”。   但愿诸君更努力,繁荣邮坛谱华章。

(未知)

本文来源:未知 作者:vip藏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古玩
古钱币
纸币
邮票
金银币
连体钞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