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赝品收藏爱好者的生财之道
2014-03-08 03:02 来源:未知
0人参与
一个赝品收藏爱好者的生财之道 :  “好画卖得好,赝品也卖得火!”这是一位拍卖业的资深从业者对目前书画拍卖现状的困惑,其潜台词是――“赝品收藏出现了市场”。  凡是有藏品的地方就有赝品。但当赝品成为收藏热潮中的一种时,就让人看不明白也摸不清楚了。4月1日,宣传火热的首届收藏艺术交流交易会如期在广州开幕,然而众多闻讯而至的藏家参观后大呼:“大失所望,赝品太多!”其中,叫价300万的康熙龙袍竟被指“实为戏服,手工非常差!”交易会所第一天展示的名家字画更被指为“无一真品!”4月3日,部分被指赝品的展品已没有出现在展场中,收藏艺术交流交易会行政总裁陈立告诉记者:“已全部被购买!”   藏家胡东今年3月初在上海买进一张海派名家冯超然的山水画真迹,4月初却看到北京某拍卖行的春拍图录上有一件一模一样的拍品。他与两位专家一起赴京观看,发现北京拍卖的那件是赝品,但结果是这件赝品在拍卖会上还是以5万多元成交了。   据悉,国内艺术市场有个规律,一旦市场红火了,赝品便也跟着红火。近年来,在国内众多书画拍卖行里通常推出的很多无底价字画,虽然有经验的行内人都知道这里面混杂着不少赝品,即使心知肚明,仍旧有人毅然举牌。专家指出,这些购买者有的是希望提升艺术修养,他并不在乎作者和区区数百元钱;有的则是期望以低价进货再转手卖给尚不能识别的新手,从中谋取商业利益。  所以,有人认为,艺术类赝品会引起鱼目混珠,给予了作伪贩伪者有可乘之机,应予制止;也有不少收藏爱好者、经营者认为:其实,赝品收藏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一个赝品收藏爱好者的生财之道  岳峰,一个在西安收藏圈颇有名气的艺术品爱好者。他的收藏历史已经接近10年左右,每逢双休日,他都泡在西安著名的八仙宫古玩市场、小东门丹尼尔古玩商城和朱雀路古玩城里。  与其他谈赝品色变的收藏者不同,岳峰听说记者的采访意图后表示非常乐意配合,他告诉记者:“这是事实上就存在的东西,并不会因为我们不谈而不存在,而且我也从中得到了很多‘快乐’,当然这些‘快乐’是有代价的。”  “为什么爱好收藏赝品,一部分原因是古书画真迹买不起,价格相对低廉的赝品是个不错的选择。另外,因为我曾经吃过一个亏。有一次,我在一家瓷器店看到了一个南北朝的钵,心里想:‘杜牧有诗‘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说明南朝佛教十分昌盛,钵作为僧人的器皿,流传到现在也是可能的。而那个钵上莲瓣的装饰也正说明了这一时代的特点。’于是我就问了问老板价格,他说5000元。”岳峰的眉头紧蹙,“太便宜了!我对收藏是有所了解的,这个价格相当便宜。我又和老板杀了杀价,最后以2000元成交。回去我乐了好几天,以为拣到了宝贝。”  谁知道,一次专家的鉴定让岳峰接近崩溃:“西安举办了一个公益性质的收藏鉴定会,我就把这个钵拿过去给专家鉴定。结果专家说,我所买的这个钵底是‘圈足’,这种设计是宋代以后才出现的。专家的最后一句话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他说:‘10元钱就能搞定!’”   这个打击,让岳峰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去碰收藏这件事情。突然,有一天,他自己猛然告诉自己:“为什么人家就能利用赝品赚那么多钱,而我不能呢?我有收藏知识,有收藏经验,我应该可以。”岳峰就遂把目标界定在了赝品收藏上。不过,他对记者强调说,这么做是为了弥补缺憾:“不久前,我去了一趟广州,在那里用6800元购买了一幅毛主席的墨宝。一共是44件,我去的时候已经剩下了最后几件了。卖方明确标明这是复制品,但我觉得这种技术复制出来的效果达到了几可乱真的地步。对于那件作品,我现在爱不释手。是有原因的,毛主席书法真迹一直被收藏在中央文献研究室档案馆,从不对外展出;而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馆馆藏的书画真迹,目前内地居民尚不能常常赴台观看。所以,买这个作品,我是出于弥补缺憾。”  当然,岳峰也不避讳自己收藏赝品的契机,就是为了赚钱:“当然,我不会欺骗别人,我很明确告诉他们这是赝品,但我会告诉他们这个赝品是很价值的。不瞒你,我用赝品收藏赚的钱,已经让我自己换了3次汽车了。”   赝品泛滥令人忧  伴随着各地风起云涌的艺术品拍卖热,赝品假货也是泥沙俱下。   仅从去年北京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额达到39.35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来看,艺术品拍卖在我国已相当红火,许多拍卖者把艺术品拍卖当成了取得暴利的一个行业。甚至有的拍卖行只搞一次拍卖会就关门了,因为这一次它就挣足了钱。于是,在红红火火的拍卖之下也掩饰了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内容。   成立三年多的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依照现代企业制度构架运作,以稳健、平实的作风赢得了中国内地艺术品拍卖界和收藏家的尊重。华辰董事长兼总经理甘学军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我可以举两个例子给你听,某公司王经理在一次拍卖会上,以140万元的价格竞拍得10件名人书画,后经专家一鉴定,其中6件作品是假货。家具收藏爱好者吴铁生在参加上海一拍卖公司举办的‘中国古典家具、艺术品专题拍卖会’,拍得4把红木太师椅,他支付了竞拍价款4万元和拍卖佣金4000元。可事后,他发现拍得的太师椅全是赝品,一气之下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甘学军顿了顿,接着说:“可见,赝品是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也是拍卖行最头痛的问题,所有负责任的拍卖行也最下功夫对待,但防不胜防,有时也无可奈何。产生赝品的原因是利益驱使,制假有一定历史传统和市场需求。而大多数投资者和爱好者对收藏品的鉴别能力较低。近年,我就见过两幅所谓的唐伯虎《金陵十二钗》,这类‘关公战秦琼’的事很多,很严肃地制造了一个笑话。另外,有些拍卖行不严肃,给制假人提供了机会。”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上海拍卖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岳峰这样的赝品收藏爱好者只能算这个行当里的小鱼,真正凶猛的是一些规模比较大的拍卖行:“我做这一行已经不少年了,大概知道拍卖行的一些内幕。他们有的和某些商人联合起来拍卖赝品,这似乎已经成为这一行中的潜规则。另外,拍卖法有规定,除非故意欺诈,拍卖赝品亦可免责。这个规定被很多行内人称之为‘尚方宝剑’,这令很多买家不知所措。投资者在拍卖场上买到假货不知怎样去索赔,而卖出赝品的拍卖公司则有拍卖法规的保护,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啊!”  赝品收藏花样多   收藏爱好者丁涛是北京市中关村一家软件公司的老总,他最喜欢的就是书画作品的收藏,但赝品泛滥的市场竟让他无意中成了一个中国书画市场的研究者。“制假贩假是其一,它还因此成为了艺术品市场的第一大怪现象。”丁涛苦笑着说。   “作为一个爱好者,我是了解一些情况的。在北京的潘家园等地,齐白石、徐悲鸿、启功、范曾等名家赝品被公开出售,价格从200元到800元不等,常常是营业员刚刚卖掉一张,又从柜台里取出一张一模一样的挂上。而在成都市一公里长的‘书画一条街’,在苏州久负盛名的‘书画一条街十全街’,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郑板桥的竹子、唐寅的美人……随处可见。画价可以从数万元砍到100元。听行内人说,这些画都是从几个‘著名’的书画批发市场批发来的,具体是哪里,他们不愿意透露。”丁涛点了支烟,压低了自己的嗓子,继续说:“赝品缘何大行其道?有一些所谓藏家,专门以低价收购假画,然后再通过关系请一些有名望的艺术家或鉴定家来题签、题跋,于是假画摇身一变就成了‘真迹’。还有些藏家认为,假画只要放上几年、几十年,就能以真迹的身份面世了。虽然有人心知肚明,却仍然乐意购买,再花钱请鉴定专家做真品鉴定,用于送礼或者是炫耀,这么做既投入少又相当‘体面’。正是有了这样的心态和需求,书画赝品市场才一路绿灯。”   中国收藏家协会闫振堂会长对收藏市场上的假冒现象深恶痛绝,他非常详细地给记者点破了其中的花样:“赝品收藏市场这么畸形地发展起来,那是因为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国内艺术品拍卖的兴起,赝品开始有了自己的一套生存办法。具体是怎么做的,我来分析给你听:首先,将已故名家的真迹同赝品放在一起出版。过去,我国出版名家画册是比较严格的,现在只要有钱就可以出画册了。需要指出的是:在拍卖场上,买家对拍品是否被发表和著录非常看重,一般拍品只要被著录和发表过,往往会拍出相当理想的价位。在一般拍卖中,凡著录过的拍品几乎都有上佳的表现。我举个例子,比如程十发的《钟馗游春图》,它著录于200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程十发艺术》,该作品最后以25.3万元成交,比它本身的收藏价格高了很多。于是,一些推销赝品的人就摸准了买家的心理特点,将某名家的真迹和赝品印成画册,以蒙骗买家。第二,用现代照相技术将画家和赝品进行‘合影’。在拍卖会的拍品预展上,我就经常能看到某名家与该幅拍品的合影,拍卖行用这一方法是为了证明该幅作品是画家真迹。 ”  闫振堂接着说:“请名家或鉴定家在赝品上题跋也是一大途径。一般在拍卖场上,只要有大名头或鉴定家的题跋,买家都会踊跃竞投、志在必得。在买家眼里,花巨资购买这类作品可靠、放心。最后就是一些藏者与拍卖行联手推销赝品。目前,能拍艺术品的拍卖行不少,这当中自然有好有差。不少拍卖行见利忘义,他们同赝品的委托人暗箱操作,坑害买家。”闫振堂非常痛心地说:“这些都是让赝品收藏成为一种市场的间接因素。艺术品爱好者都要警惕。”  “收藏行业至今没有专门的法律可依,文物保护法管的是出土文物品的收藏与流通,市场法律法规管的是收藏市场的商品交易,全国收藏业也无政府部门专管,使得整个收藏界长期处于真空地带,不乱才怪。”闫振堂在采访的最后特别指出。

(未知)

本文来源:未知 作者:vip藏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古玩
古钱币
纸币
邮票
金银币
连体钞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