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笔赛过印钞机?
2014-03-08 03:02 来源:未知
0人参与
画笔赛过印钞机? :  近日在一个老朋友聚会的饭局上,席间一位多时不见的画家,给我的名片上赫然写着亚洲某某书画院院士,某某大学客座教授。恕我孤陋寡闻,大学的客座教授我还懂,一个不知所以的亚洲某某书画院居然还评出什么院士画家,倒是闻所未闻。我印象中,此公十年前是一介书生,属于“君子耻于利”的文化人,但席间他大谈自己这些年如何技艺精进,一日千里,日进斗金。拿出在国外书画展与总统、大使们的合影给大家看,大谈自己的画一平方尺几千大洋,还跟一个精于此道的朋友说,你要是早些年拿到我的画就值钱了云云。   建国以后我国官方办的各级书画院都没有“院士衔”,这个“院士”无疑是“草台班子”机构交了钱就给的“纸上院士”。有朋友附耳低语,说此公是有过一两次拍卖高价的记录。但背后玄机戳穿不得。那是为配合自己办画展,让一个开装潢公司的学生作局,拍卖会后根本没有“交割”,首付款退给学生,画又自己捧回家,这幅作品至今还堆在他家阳台上。交点手续费给拍卖行,自己包装炒作自己,这成为一些画家自我炒作的伎俩。   这几年,中国书画市场热闹非凡,各种拍卖活动此起彼伏,市场整体价格迭创新高。但市场繁荣的背后却是暗流涌动,人为哄抬、包装、炒作屡有所闻。一些画商与画家联手收集筹码,造成虚高价位,迷惑不谙就里的收藏爱好者;有的画家甚至被画商大佬们“包养”,一年为他们定量画多少张,由运作高手找枪手,吹喇叭,抬轿子。假冒名家之作更是到了有恃无恐的程度。国画大师傅抱石的作品近年就凭空冒出许多,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徐善前不久就直言,许多作品是他画的,但被人割款作伪成傅氏巨制,充斥圈内。   这些年,因为大量社会资金没有出路,过江龙式的资金从炒股到炒房再到炒艺术品,带动社会资金盲目的投资冲动和热情。短短几年时间,书画和艺术品价格拉高的所谓“财富效应”使众多普通人都介入这一高难度投资领域。有同事说,在书画炒作最热的北方省份,出现农民把耕牛卖掉去换纸牛奢望赚大钱的事。这使人想起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股市火爆时,安徽的农民把“铁牛”(拖拉机)卖掉到南京来炒股的怪事,书画热热到这个份上不能说是健康的。   在经济学家的实证研究中,画作作为艺术品收藏并不是都能获利的。有时“随机性”重于一切,艺术品价格会因经济条件、政治环境及人们品位的变化而升降无常。英国经济学家雷凌格的《品位经济学》中专门分析画作价格的升降史,他在书中的一些统计资料让人吃惊,比如一批在十九世纪末期以高价成交的画作,在二十世纪初期在市场再出现时,已成为“地底泥”,有的价格比墙纸还便宜。《雾中儿童》在1875年以1230镑成交,1937年只值21.4镑。苏富比和佳士得从1980年开始分别举行每年两次中国画拍卖会,在炫目的成交价背后,是不可思议的低“换手率”:在1980年至1990年约四千项拍卖记录中,只有30幅“曾拍卖一次以上”,而其中只有20幅“成功拍卖两次”。书画作为艺术品,其通过拍卖行成交注定了变现难。这几年的书画热中,一个共性的问题是“圈内价”,有价无市,变现难。许多画作持有者是纸上富贵,真正成了挂在墙上的股票。   当然,眼光独到的鉴赏家、收藏家是能在买卖书画中赚钱的,但把“眼光”变为拍卖场上的真金白银,不是易事,非常人所能为。目前的书画市场信用度极低,赝品泛滥,作局者甚众,因此书画投资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高门槛和高风险游戏。一般人购买书画艺术品,最好是凭美学观点和平常心,看自己喜好,适可而止。作品可以令人赏心悦目就行,若以投资和暴利心态去购买,失望恐怕是普遍现象。至于那些什么书画院的“院士”,动辄报出一平方尺几千大洋的噱头,你且笑笑,不能当真。一般画家的笔毕竟不是印钞机。

(未知)

本文来源:未知 作者:vip藏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古玩
古钱币
纸币
邮票
金银币
连体钞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