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学观微录校勘后记
2014-03-08 03:02 来源:未知
0人参与
邮学观微录校勘后记 :  2003年4月24日,李国庆主编发来电子信件,请我校对邮坛前辈陈志川先生60年代在台湾《新生报》连载的两部大作。我将来稿在电脑上放大到3号字,初看了两遍,将明显的错漏、标点改过,不厌其烦地给每一处书名加上双括弧。鉴于此类用半文言写作的邮文,与今天的表达方式迥异,没有原稿,难以校对,我请他速寄来。   直到30日,“特快专递”的原稿才到。一看,系26日从北京发出,竟走了5天!而以往的特快专递件,第二天即可收到。何故?“非典”时期也。这个邮件,从外到里,一阵消毒水味道。赶情是邮件一路消毒过来,延误了。这期间,北京的“非典”患者,每天以百人增加的数字震惊世人,邮市一片冷落。幸运的武汉,尚只有几例输入型患者。但许多集邮活动均已取消,串门自觉停止,家庭成为重要的庇护所,电话和因特网成为邮人联络的主要工具。我得以静下心来,拜读老前辈的作品。   陈先生的原作,系一本16开的剪报。每页贴两篇铅字原稿,有些未能剪报的,用黑白照片取代,但已缩小为7号字。打个比方,就像一堆蚂蚁,趴在那儿,密密麻麻一团黑。这样的历史资料,恐怕在海内外均堪称“孤本”,弥足珍贵。43年过去,纸质已经发黄发脆,不少字迹已模糊或涣散,有的已脱漏,给校对附带来“考证”的工作。特别是原文为从右往左看的竖排格式,行距很密,且为六号宋体,看起来十分费劲。遇到照片字体,我只好借助放大镜“捉虫。”   电邮来的扫描稿,由于扫描仪不识40年前的异体或某些繁体汉字,加上原稿有红笔划线,字迹模糊脱漏,因而不时出现掉段、掉字,我须一一打字。为节省校对时间,我用左手按在校到的地方,右手打字,还用一张名片压在原稿上,从右至左慢慢推进。这样,一篇千字文的原稿,校一遍平均要用去40分钟。每校两三篇后就得休息一下,揉揉眼睛,到阳台上换换气。这种将最先进的科技与古老的汉文结合的网上校对,不用两个人的那种一个念,一个对的传统笔校方式,但眼手脑并用,实为古人所说的“校勘”,丝毫不比旧式校对轻松。 陈志川写作《邮学观微录》时,正当45岁年富力强之时。他学识渊博,考证有据,文字简洁,汉文、英文功底都很深,加上对中国古籍和历史熟悉,掌握的集邮文献资料丰富,因而所写邮文,虽千字“豆腐干”文,却信息量大,具有长久的生命力,对今天我国邮界仍有指导、借鉴作用。我在校勘的同时,也在认真拜读,在向他悉心讨教,体味那种“胜读十年书”的感觉。我认为,《中国邮史研究》以横排清晰汉字重新刊发这些有现实意义的历史文献,是对文献的一种抢救,一种最好的利用。特别是在这“非典”病毒肆虐的非常时期,犹为中国邮史不遗余力,可谓“以实际行动抗击瘟神,”殊为难得。   本次校勘,改正原文的明显错漏,替换掉一些已经淘汰的异体字,统一某些专用邮学术语,对个别文字进行了技术处理。虽经悉心用功,但因才疏学浅,仍有错漏之处,敬请海内外方家指正。

(未知)

本文来源:未知 作者:vip藏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古玩
古钱币
纸币
邮票
金银币
连体钞
军事